浙新办[2010]32号
浙江工人日报社 主办
沟通热线:0571-88851111
电子信箱:zjgrxw@163.com
采访中心:0571-81110583
报纸编辑部:0571-81916093
事业发展部:0571-89937119
首 页 | 工 会 | 企 业 | 人 物 | 维 权 | 读 书 | 民 声 | 人 间 | 视 觉
您现在的位置: 浙江工人日报网  >   正文

一盒被冷落的蛋黄酥


2019年10月23日 02:54   来源:浙江工人日报   作者:卢江良
 

  这天,下班回到家,儿子指着餐桌上的一盒蛋黄酥,说这是他亲手做的,让我品尝一下。我扫视了它们一下,“哦哦哦”地应付着。吃晚饭前,儿子又提醒了一遍,我瞟了一眼它们,说:“现在要吃饭了,到时再说吧。”

  吃完晚饭,我进了卧室兼书房。儿子似乎还不甘心,在上楼睡觉前,特地来找我,再次提醒道:“老爸,我做的蛋黄酥味道不错的,你一定要品尝喔。”我头也不回地说:“好的,好的,我睡觉前如果饿了,会吃一个的。”

  到了半夜,我忙完活,上洗手间洗漱,路过餐厅时,瞧见了那盒蛋黄酥。估计为了不被我遗忘,它被儿子摆放在了餐桌中央,那塑料制成的包装盒,在房顶LED灯的照耀下,正泛着淡淡的蓝光,看上去有一些些落寞。

  这时,我想起了儿子的提醒,来到餐桌旁边,端起那盒蛋黄酥,细细打量着它——里面装着两只蛋黄酥,但因儿子第一次制作,形状都不怎么规则,不过从做工看,儿子显然挺用心的,在顶部涂了蛋黄液,还撒着黑芝麻。

  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端详着这两只蛋黄酥,一种无以名状的感动,突然袭上了我的心头。但随之,我感到了一种深深的歉意。对于家庭和孩子,特别是对孩子,纵然我也尽心竭力,可跟妻子相比较,真的深感汗颜。

  为了不远离自己的家庭,我曾放弃一份外地高薪工作,然则这么多年过来,虽然除了偶尔出差,我多数时间待在家里,陪同孩子的却都是妻子;她每天洗衣做饭、督促辅导作业、课余培训接送,而我只顾忙自己的活。

  记得,今年暑假,有一次,儿子做错了事,我严厉地批评他,没想到他冲着我咆哮道:“你从来没有管过我,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那一刻,我不禁哑然。随即,感到满腹憋屈。是的,我很少管,但不代表没有付出。

  我一直认为,作为丈夫和父亲,自己应该还算称职,在这座都市里生活,为了让家人的生活质量不至于过度低于水平线,我整日忙碌奔波,上班时间暂且不说,就连休息日也总是夜以继日,负重似蜗牛,勤勉如蚂蚁。

  然而,就在此刻,面对这盒蛋黄酥时,积淀于我心头的委屈,顿时全部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愧疚。我觉得对于我的孩子,自己的付出是很不足的——这么多年来,只参加过一次家长会,更遑论了解他们的所思所想了。

  就说这盒蛋黄酥吧,即便儿子提醒了三次,要不是他特意放在餐桌中央,可能也会被我忽视而遗忘。更让我感到惭愧的是,他这么看重的一份“礼品”,我都顾不上询问由来——是跟妻子学的,还是学校搞活动制作的?

  真的很感激我的儿子!尽管我不爱吃会掉渣的糕点,诸如香糕、烧饼、蛋挞之类,当然也包括这盒蛋黄酥,但通过它——12岁儿子的这份劳动果实,不仅让我感受到了他的一片心意,更让我对自身进行了一次检讨和反思。

  确实,人生在世,无论名与利,随着时间流逝,终将失去光华,唯有亲情如初,足以温暖余生。这正如苏联作家高尔基所言:“时间的流逝,许多往事已经淡化了。可在历史的长河中,有一颗星星永远闪亮,那便是亲情。”

责任编辑:林化 

相关内容
广告联系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投诉建议
浙江工人日报网版权所有 ©c2008 浙ICP备05017986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9466号
浙江省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中心投诉电话:0571-88901234  手机短信:18806501498  传真电话:0571-85175125  邮箱:zjsjx@zjnc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