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新办[2010]32号
浙江工人日报社 主办
沟通热线:0571-88851111
电子信箱:zjgrxw@163.com
采访中心:0571-81110583
报纸编辑部:0571-81916093
事业发展部:0571-89937119
首 页 | 工 会 | 企 业 | 人 物 | 维 权 | 读 书 | 民 声 | 人 间 | 视 觉
您现在的位置: 浙江工人日报网  >   正文

写给章子欣的妈妈们


2019年07月25日 02:02   来源:浙江工人日报   作者:王珍
 

  一个女孩十六七,应该是中学生的年纪,她却完成了从女生、女人到母亲的全过程。

  这个母亲的女儿叫章子欣。是家住杭州市淳安县千岛湖镇清溪村的章子欣,是一直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的二年级女生章子欣,是2019年7月4日被租客梁某和谢某骗去做花童的9岁女孩章子欣,是7月13日下午3点左右,在象山松兰山景区海里发现的遗体章子欣……

  章子欣,一个胖乎乎的女孩,一头粗黑的长长马尾辫、一件上白下淡绿的汉服长裙,很温柔、很乖巧、很听话、很易于与人亲近的样子。

  短短9年的人生,似流星划过夜空。

  除了极少的几位亲人,她没能给人留下太多的印象,更多的人是在关心她的失踪案时看到了截屏上的她。甚至是她的父母,又和她的人生打过几次照面?她和这个世界作别的前两三天,跟她最亲近的“好”人,居然就是那对要了她命的男女!

  就在章子欣遇难的次日,作为一名长期缺席的母亲,她并不知道女儿被人骗走,当然更不知道女儿可能已经不在人世,她只是在亲戚的陪同下,来和女儿的父亲办掉了离婚手续。

  在女儿的一生中,她的出现似乎只是一个偶然——生下女儿的时候,中间短暂的相处和偶尔的电话,然后的相见,就是永远的告别了!

  她说,她和女儿的父亲合不拢,他不是自己要托付终生的人。她说,那时(生孩子时)我还太小,根本不懂得什么叫母亲,承担不起母亲的责任。

  作为一个女生,她可以这么说,作为一个母亲,她的反悔来得太迟!作为缺席的母爱,这是人生一笔永远无法还清的债务。

  章子欣的妈妈曾女士说,16岁那年初中没毕业就外出打工,在工厂里认识了章子欣的父亲,两人产生好感。“就是两人一说话,看着他我就笑”……

  想起三毛《梦里花落知多少》中的诗句:“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这么清纯无瑕的爱情,没有世俗的风霜,美好得直让人往回穿越至《诗经》中。那时的女孩十六七甚至更早的十二三,她能做啥?没有小学、初中、高中,有的只是跟母亲学织布纺纱绣花,下田采薇、采莲、采桑、采茶。江南可采莲,采莲间隙,看着鱼戏莲叶间;情窦初开,采桃摘瓜的时光,投我以桃,报之以李,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桑间濮上,采摘之间就是女孩们的小桥流水,花前月下。

  章子欣的妈妈们就是今天来到都市的采桑女采茶女。和城里的女孩不同的是,她们的耳边没有父母那种“都是为你好”的絮絮叨叨,没有严厉的读书、考试的督促声,也没有学校老师的管束。她们从很小时就已经学会了自己管理自己,因为她们中的许多人,从小就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留守儿童。所以,她们的人生路要走得好走得稳,需要更多的自律。

  有人说,她们生在穷人家,她们够可怜的,你凭什么高高在上地苛责她们?我听了觉得惶恐和心虚,我确实没有资格来说三道四,但我还是忍不住有话要对她们说,因为我真的不希望有更多的章子欣啊!

  其实,我一直佩服那些为了爱情而勇敢的人们,可以不听逆耳忠言,可以不要那么多的利弊权衡,只顾一心念着自己的爱情心经,我的爱情我做主,为爱出发,义无反顾向前冲。

  但是,相爱之后呢?

  更多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让我明白,我更应该去佩服的是——那些不后悔当初选择,不忘初心的人们。不管爱的路上有多少艰难坎坷,能坚贞不渝走下去的,才是真的勇敢。

  感情确实有许多理智根本就无法理解的理由,所以,我们必须不断修炼,不断成长,加持理性。因为最原始的本能只有有了理智的加入,才能让人活得更像人。同样,婚姻中除了两情相悦,或是能负担柴米油盐的体力或者能力之外,必须有责任、义务、道德、良心的投入。

  一个16岁的孩子,自己学无所成、居无定所,既无稳定的职业,也无安身立命技能和学养,用什么来结婚生子做母亲?就像自己羽翼未丰,还奢谈什么在自己的羽翼下护雏?

  所以,我想对还没成章子欣妈妈的女孩们说,至少,等你长大了再来说爱,再来做母亲,心智未全就着急慌忙地成了生理母亲,就像一只鸟,翅膀完全没长硬朗就硬起飞,坠落,摔伤或者粉身碎骨,都不是没有可能的。

  当然,如果你已经成了章子欣的妈妈,你只有带着你的孩子勇敢坚强继续飞,途中你可以停留、可以喘息,但你不可以放手,因为你的手一放开,你的孩子一定掉向深渊……

责任编辑:林化 

相关内容
广告联系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投诉建议
浙江工人日报网版权所有 ©c2008 浙ICP备05017986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9466号
浙江省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中心投诉电话:0571-88901234  手机短信:18806501498  传真电话:0571-85175125  邮箱:zjsjx@zjnc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