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新办[2010]32号
浙江工人日报社 主办
沟通热线:0571-88851111
电子信箱:zjgrxw@163.com
采访中心:0571-81110583
报纸编辑部:0571-81916093
事业发展部:0571-89937119
首 页 | 工 会 | 企 业 | 人 物 | 维 权 | 读 书 | 民 声 | 人 间 | 视 觉
您现在的位置: 浙江工人日报网  >   正文

想起了老师的模样


2019年09月03日 11:01   来源:浙江工人日报   作者:李志铭
 

  仲秋的一个夜晚,接到发小的电话,说是小学同学会已确定安排在周六下午。那一天,我们终于在西湖边的茶楼欢聚。走过风风雨雨的坎坷人生,安静地坐下来诉说同学情谊,回味孩提往事,真的是一件很快乐的事。遗憾的是,我没有看见小学时的班主任老师。

  那一年,我转到杭州下城区读一年级。一个个子高高的女老师把我领到了教室。后来我知道她就是我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戴玲玲。记忆里的戴老师是一个非常爱美的人,无论是浅色的套服,还是深色的衣裤,只要穿在她身上,感觉就不一样。虽然戴老师已做了妈妈,但是她的身材依然保持得很好,那精巧的尖下颏儿也非常俊俏,一笑两眼就细细眯着。

  戴老师的语文课,经常让我领读课文,我写的作文常常受老师表扬,或在全班大声朗读,或作为范文在黑板报栏张贴。今天想来,她对我爱好文学是有着多么有益的启蒙影响啊!

  对于这样一个对我有些温馨色彩的老师,我真希望她能一直教我们。二年级快要结束的时候,戴老师调走了。那天她在走廊上叫住我,一只手轻轻地抚着我的肩,用轻轻的语调对我说:“以后你要好好读书,要坚持写日记……”

  三年级来了一位新老师——胡永敏。一头短发,一张红扑扑的国字脸,颇像革命样板戏《杜鹃山》的党代表柯湘。

  当时,胡老师来到我们班任教时大约已经40多岁。胡老师来了不久,就对全班50多个同学进行了家访,还建立了学校与家庭的联系制度,定期召开家长会议,把学生在学校的学习情况和在校表现反馈给家长。通过努力,一些同学放野了的心收了回来,把主要精力用到了学习上。

  学业荒废、纪律松弛、校风不良,是当时“文革”后期学校的一个通病。而我们四班在全校更是出了名,不是今天发生了打架,就是明天女生哭着说谁把毛毛虫放进了她的铅笔盒,或是黑板上画了一个针对某同学带有侮辱性的画像。学校几次点名批评,任课老师也深感头疼。

  然而,只要是胡老师上的课,谁也不敢在课堂上胡来。记得那天,胡老师一边在教室踱着步,带着大家朗读课文;一边在观察学生表现,如有异常行为,她便轻轻走到同学面前,拍拍肩膀。当然,同学也会非常知趣。对于那些调皮学生,胡老师从来不是采取极端手段,也不会对他们另眼相看,而是一次次地耐心说服教育。

  那时,我借了一本《青春之歌》。因为急着要还,所以就把上常识课和自修课的时间都用上了。

  记得那天,胡老师把我叫到了办公室。没有严厉的批评,但是她的讲话却深深地触动了我。她让我明白,小学阶段是人生实现理想的重要基础,不能忽视其他课目的学习。

  那时,胡老师讲课时非常投入,好似满腔的热情都留在了课堂上。有一段时间,胡老师咳嗽得非常厉害,剧烈的咳嗽以至使她的脸涨得通红,甚至要许久才能缓过神来。看见胡老师这样,我和同学们都非常难受。可是一会儿,胡老师就从容自若了,并向同学们示歉:“不好意思,现在我们继续往下讲。”

  不管岁月过去了多少年,胡老师勤奋敬业的模样一直刻在我的心里。令人遗憾的是,同学会上有同学告诉我,胡老师已在许多年前因病去世了。听罢噩耗,我难过得久久说不出话来……

责任编辑:林化 

相关内容
广告联系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投诉建议
浙江工人日报网版权所有 ©c2008 浙ICP备05017986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9466号
浙江省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中心投诉电话:0571-88901234  手机短信:18806501498  传真电话:0571-85175125  邮箱:zjsjx@zjnc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