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新办[2010]32号
浙江工人日报社 主办
沟通热线:0571-88851111
电子信箱:zjgrxw@163.com
采访中心:0571-81110583
报纸编辑部:0571-81916093
事业发展部:0571-89937119
首 页 | 工 会 | 企 业 | 人 物 | 维 权 | 读 书 | 民 声 | 人 间 | 视 觉
您现在的位置: 浙江工人日报网  >   正文

父亲与舅公丰子恺的往事


2019年07月10日 02:31   来源:浙江工人日报   作者:周建巨
 

  我的父亲周志亮是著名漫画家丰子恺的亲外甥。父亲在浙江练市镇是个出名的老实善良人,他一辈子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他擅长画画,精通数学;他淡泊名利,克勤克俭,人缘很好。1984年1月初,父亲因脑溢血去世,没有留下一句话,享年仅66岁。

  今年,是父亲诞辰100周年的日子,我凭着回忆,记录父亲周志亮与舅公丰子恺的点滴往事,以表深切怀念之情。

  1975年春天,舅公丰子恺在阔别38年后,第一次回到故乡石门湾南圣浜探亲。父亲兴奋极了,叫我一道去看望舅公。记得那天我从插队的乡下回家,父亲告诉我:“舅公回石门探亲了。”要我一起去看望舅公。我高兴极了,不顾雨天路滑,徒步赶往石门湾。中午时分我们到达时,只见舅公由次女婉音、外孙女春杨及学生胡治均三人陪同,刚乘轮船从上海到达石门。舅公满面红光,衣着简朴,手持拐杖,留着长长的胡须,戴着一副老式眼镜,一对笑眯眯的眼睛,闪烁着亲切慈祥的目光。父亲见到了舅公,立即奔过去拥抱他,喃喃地说:“舅舅,你终于回来了,我们大家好想你哟。”舅公也回应道:“大家好吗?我也想你们哟……”

  此时,石门镇的领导也来了,他们握着舅公的手,正在谈论着什么。我走近一听,原来镇领导想用轮船送舅公到乡下南圣浜,可舅公不想麻烦当地政府,说了半天也不肯,执意要坐我们准备的小农船,嘴里还重复着说:“不要当我是大客人,不要当我是大客人。”随后,父亲和学生胡治均搀扶着舅公,小心翼翼地上了农船,石门镇的男女老少几乎都涌出来送行,石门桥上人头攒动。

  当舅公转身向乡亲们挥手告别时,突然泪珠如断了线似的滚滚而下,他不停地向乡亲们挥手,口中饱含深情地念着贺知章的诗:“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听着他那发自肺腑的倾吐,父亲和在场的乡亲们一样,泪流满面。

  舅公的到来,惊动了四方亲友,更吸引了一大批酷爱艺术的年轻人。每天前来看望舅公的人络绎不绝,他们拿着自己的作品,恭敬地向舅公求书、求画、求学问。舅公看到故乡还有这么多青年追求知识、用功学艺,显得非常高兴,一一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并给他们讲述自己当初治学的经验。他语重心长地说:“后来者居上,后生是中国的希望,这些作品等我看了再还给你们;而这些礼物是不应该出现在一个求学者手中的,请拿回去吧。”记得当时送来的礼品都可以开个小店了,但舅公一件也没留下。

  父亲也带了许多幅画求教,舅公对父亲意味深长地说:“我从小就看出你有绘画的天赋,所以让你跟我出去深造,可惜你没有跟我出去,不然你可能是一名大画家了。”父亲说,成家后孩子多、负担重,走不开,当个教师也知足了。

  舅公对艺术有探索到老的痴情,记得当时他每天看书学习,听收音机看报,还常画一些画送给亲友。舅公和父亲还经常探讨艺术到深夜,废寝忘食。记得有一次,舅公随手从桌上取来一支铅笔,在一张白纸上,笔一挥就画出一只飞翔的小鸟。他说,当初就是从画鸟开始艺术生涯的,并说这画在上海可值钱了,可以卖5元钱。这话逗得大家开心地笑了起来。这时,父亲立即跟着学画了起来。

  一个春暖花开的傍晚,舅公要父亲和我陪他去散步,只见桃红柳绿、莺飞草长,晚霞映红满天。舅公指着美丽的晚霞意味深长地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落叶归根,魂归故里,我这次是来告别乡亲们的哟。”听了此话,只见父亲热泪盈眶,我心里也是一阵难过。

  就在那年秋天,舅公病逝于上海,享年仅77岁。父亲得知后流泪不止,因为舅公对他的成长给予了太多的帮助。

  弹指一挥间,父亲离开我已经35年,而父亲和舅公的故事仍记忆犹新。父亲从教40年,所教过的学生有数千人,他的师德和人品也受到一致好评。而舅公那艰苦朴素的精神、高尚的品格,以及他对艺术不懈追求的精神,始终都在激励着我。

责任编辑:林化 

相关内容
广告联系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投诉建议
浙江工人日报网版权所有 ©c2008 浙ICP备05017986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9466号
浙江省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中心投诉电话:0571-88901234  手机短信:18806501498  传真电话:0571-85175125  邮箱:zjsjx@zjnc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