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新办[2010]32号
浙江工人日报社 主办
沟通热线:0571-88851111
电子信箱:zjgrxw@163.com
采访中心:0571-81110583
报纸编辑部:0571-81916093
事业发展部:0571-89937119
首 页 | 工 会 | 企 业 | 人 物 | 维 权 | 读 书 | 民 声 | 人 间 | 视 觉
您现在的位置: 浙江工人日报网  >   正文

少年初识愁滋味 方知故乡情味浓


2019年02月12日 01:36   来源:浙江工人日报   作者:王晟骋
 

  小时候,总喜欢坐在父亲的臂弯里去看火车,听着汽笛声呜呜响起,火车与铁轨这对组合合奏出的“咔嚓”声似乎有着神奇的魔力,吸引着年幼的我。

  也是在看火车的时候,看到车站里熙熙攘攘地挤满了拿着大包小包的旅人,第一次从父亲的嘴里听到“回家过年”这个词,继而又得知,他们手中的大包小包是带给父母长辈的“年货”。

  在我幼小的印象里,回家不过是从学校到家这段几个街区的距离,而过年也不过是一家人围在一起吃个饭、放个烟花,一道看春晚的那段时光。对于提着大包小包年货去挤火车的场景太新奇了。

  再后来,我离家坐火车去省城上大学。我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也怀着“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的豪情。殊不知,曾用臂弯怀抱着我的父亲,此刻一如儿时我看火车时的模样,直直地用目光注视着火车离去的方向,久久伫立,仍未离去……课业的繁重,琐屑之事的缠身,大学里空闲的时间并不多,一得闲暇也只是多与朋友相聚,回家的次数却愈渐疏少起来。

  时至今日,我也将结束学业,开始工作。在此之前,为了是否留杭,还与父母发生了一场不大不小的争执,争执的结果,是父母妥协,我赢了。留杭!但这也意味着,从此,故乡也就真的与我渐行渐远了。

  在省城摸爬滚打的求学岁月,加之初尝生活不易的实习工作,让我学会了独自坚强,学会了谦虚忍让,亦学会了坚守初心、充实地生活。这其中历经了太多坎坷:学业上的压力、情感上的不顺、朋友间的隔阂,都想与父母长辈倾诉;也有许多成功的喜悦,生活中的趣事想与家人分享,博一句简单的赞赏或鼓励。而这一切,都在无声无息中越发加重了我的乡愁,以及对回家过年的期待……

  人常说: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这天,我早早地订好了回家的车票,并出门为父母长辈置备年货。年末的省城,大街小巷依旧是热闹非凡,特别是年货铺子。我穿梭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边走边寻思着为父母长辈带些什么年货回去。

  母亲爱美,虽已年近半百,却仍似姑娘家时一样爱打扮。前些日子与母亲微信语聊时,赫然发现她的微信头像竟换成了结婚时的婚纱照,询问之下,理由更是令我哭笑不得,竟是因为一小姐妹声称母亲年轻时好看,像影星关之琳,故而就换上了婚纱照作头像。在我印象中,母亲一直都是极其简朴持家的,从不胡乱地为自己添置衣物饰品,大多都是心向着丈夫和儿子,就连丝巾的颜色都略显单调了。想到这,我直奔杭州丝绸店,都说杭州的丝绸好,便为母亲购置了一条色彩艳丽的丝巾。至于父亲,虽不是什么文豪名士,却对养花品茶之类情有独钟,又好食糕点甜品。说巧不巧,杭城最有名的便是茶叶和糕点,因而我便为父亲购置了一罐西湖龙井,外加一盒知味观的糕点,也算是投其所好了。打小最疼我的外公外婆,今已头发花白,精神却依然矍铄,这次过年回家自然少不了为他们置办的年货。偶想起前几日母亲在电话中无意提到:1969年的年初二是外公外婆结婚的日子,今年正逢他俩的金婚纪念日,正筹划着仪式。我心中不由感慨:老人家结婚50年来相濡以沫、风风雨雨携手共度,实属不易,确实得办场风风光光的仪式,好好庆贺。随即便突发奇想:何不为他俩各买一套杭州的丝绸唐装?老人家虽上了年纪,但也可以像年轻人一样,穿上情侣装秀秀恩爱嘛。于是,便又转回杭州丝绸店,待问了外公外婆的尺寸,购置了一红一蓝两件丝绸唐装作为金婚纪念日的礼物。转眼间,我也大包小包提了不少东西,一如早些年在车站见到的那些返乡游子。

  少年初识愁滋味,方知故乡情味浓。带一份年货回家,不仅是对父母长辈的一份心意、一份报答,也是一份未能常伴其左右颐养天年的遗憾,更是相聚之后、仍需远游的牵挂与愧疚……

  过年,回家。也许年货并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能够回来,多见父母长辈一面,陪他们好好吃顿饭,和他们尽情地聊聊天,努力地追赶他们老去的速度……

责任编辑:林化 

相关内容
广告联系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投诉建议
浙江工人日报网版权所有 ©c2008 浙ICP备05017986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9466号
浙江省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中心投诉电话:0571-88901234  手机短信:18806501498  传真电话:0571-85175125  邮箱:zjsjx@zjnc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