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新办[2010]32号
浙江工人日报社 主办
沟通热线:0571-88851111
电子信箱:zjgrxw@163.com
采访中心:0571-81110583
报纸编辑部:0571-81916093
事业发展部:0571-89937119
首 页 | 工 会 | 企 业 | 人 物 | 维 权 | 人 文 | 民 生 | 人 间 | 视 觉
您现在的位置: 浙江工人日报网  >   正文

过年时节说母亲


2019年01月28日 01:56   来源:浙江工人日报   作者:陈泉永
 

  从杭州的家乘公交车到杭州汽车南站,乘快客直达老家诸暨市城关,再坐招手车到老家村口的桥头,荡悠着走几百米水泥路便到家了。遗憾的是,我再也不能看到老母亲拎只菜篮在地里打菜的身影了。几年前骨折的母亲拄着一副助行器,常常艰难地从床上蹒跚到门口的高圈椅子上,一坐便是几个小时。父亲83岁那年走了,便没有人和母亲说话,只有静静地回忆以前的日子……

  又到过年的时候了,可母亲的身体却动弹不了,心有余而力不足,是她此时最好的写照。

  老怕跌,是家乡老辈人常说的一句话。几年前母亲跌了一跤之后,便每年都要跌,而且,一跌就骨折。现在,母亲走路都困难了,真为她担忧。

  过年的时节,突然想到母亲年轻的时候,每到年边,是她最忙碌又最快乐的几天,春耕,夏忙,秋收,冬藏。经过一年的劳作,老百姓到这时便可稍息一会了。

  母亲生养了我们那么多孩子,小妹是最小的。因为小妹尚小,那时过年也帮不上母亲的忙,母亲便盯住了我。她一会儿叫我帮她掸尘,抬东西,一会儿叫我去背柴,烧镬。十多个人口吃饭,平时就忙碌得够呛,何况在年边,光是炒货,从番薯片到六谷胖(爆米花)等,要炒个一整天。正月里有亲朋好友来时,这些炒货便用来招待客人。

  腊月廿三过完后,我们也和多数家庭一样,就准备做豆腐,不像现在什么都去买。自己做出来的豆腐,翻一块到碗里,撒上点盐,浇点酱油,是一碗很好的菜。

  年三十这天,是母亲最辛苦的一天。为了这餐年夜饭,吃过中餐,母亲便忙碌开了,除了要祭菩萨,祭祖宗,年夜饭有二三十碗菜,总要一碗碗地由她烧出来。除了大鱼大肉之外,藕是一定要做的,以表来年通顺;葱也是要的,以示小孩子会聪明能干。母亲做的煎豆腐,真是吃不厌的好菜。吃完年夜饭,母亲便拿出准备好的纸,让大家都在嘴巴上擦一下,以示来年不要祸从口出,少是非。最后便是分压岁钱,由父亲来分,通常是每个人几分或几角钱。

  老家把年三十的晚餐叫分岁,意思是每个人与旧的岁数要分开了,迎来新的岁数,这一天是旧岁与新岁的分水岭。分岁之后,母亲继续在灶间收拾和忙碌着,她一边在那儿劳作,一边听我们兄弟之间进行成语接力比赛。在劳作完灶间的洗涤之后,她便趁早休息一会。我们几个兄弟则你来我往,从背成语到背世界各国地名,我第一次知道“尼加拉瓜”“危地马拉”这种奇怪的国名。哎,别笑我们,那时还没有电视机,甚至连收音机也没有!

  年三十的晚上,父母倡导我们通宵达旦坐“长命夜”。父亲早早就把家里几盏美孚罩擦得锃亮,上足煤油。这一天的晚上,灯要点到天亮为止。我们兄弟们个个都想坐坐“长命夜”,但往往是守不住这个夜。

  在我们呵欠连片声中,勤劳的母亲又起床了,把已东倒西歪的我们,一个个抱到楼上睡下,然后又开始劳作了。

  新的一天,不,新的一年又开始了……

责任编辑:林化 

相关内容
广告联系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投诉建议
浙江工人日报网版权所有 ©c2008 浙ICP备05017986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9466号
浙江省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中心投诉电话:0571-88901234  手机短信:18806501498  传真电话:0571-85175125  邮箱:zjsjx@zjnc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