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新办[2010]32号
浙江工人日报社 主办
沟通热线:0571-88851111
电子信箱:zjgrxw@163.com
采访中心:0571-81110583
报纸编辑部:0571-81916093
事业发展部:0571-89937119
首 页 | 工 会 | 企 业 | 人 物 | 维 权 | 纪 实 | 工 论 | 人 文 | 视 觉
您现在的位置: 浙江工人日报网  >   正文

办公室里的噼啪声


2018年09月25日 09:45   来源:浙江工人日报   作者:陈甭
 

  县级机关班子换届时,五十刚出头的老孔主动要求从文化局长的岗位上退下来,说是要争取点时间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组织上用其所长,安排他当了县政协文史委主任。

  老孔很热心地做着委里的工作,像当局长时那样,提前上班、延迟下班,整天忙里忙外的,同事们都笑称老孔真有“一线意识”。文史委的活动安排得妥妥帖帖、有声有色,老孔自己动手撰写的不少信息、调研报告常常被省、市政协录用。县政协领导很满意,背后常说老孔真是个人才。

  晚上和节假日,值班的同事也经常看到老孔居然也窝在办公室里,戴着老花镜端坐着,噼噼啪啪翻着书,或者噼噼啪啪地打着字。看书和打字时,老孔一会儿默默流泪,一会儿哈哈大笑,一副神游象外、悲喜交加的样子。有人偶尔在晚上和节假日加个班,去老孔办公室串串门,他有时也是旁若无人,全然不知,看着有些傻傻的、怪怪的。时间长了,同事们都有点担心,老孔是不是脑子出了状况了?

  有些话也传到领导的耳朵里了,政协阮副主席一次有意无意地踱到老孔的办公室里,东拉西扯地与老孔聊开了天。阮副主席是医生出身,曾是一位心理、精神方面的专家,当过县卫生局的局长,也是县民盟的主委。大家都说他能从不经意的谈话中找出蛛丝马迹,诊断一个人的精神状况。那次聊天后,阮副主席只说了一句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的话:“老孔的精神状况比我们都正常!”同事们听了后,嘴上虽没说什么,心里还是有些疙瘩。晚上和节假日,老孔照样在办公室里戴着老花镜,噼噼啪啪地翻着书,或者噼噼啪啪地打着字。

  过了一两年时间,政协的收发室里陆陆续续收到了写着老孔名字的各式各样厚厚的邮件,都是一些报刊、杂志社寄来的。有同事说老孔到底还是读书人,自费订阅了这么多“高大上”的报刊、杂志,看得过来么?

  又过了一段时间,收发室收到了几个写着老孔名字的大包裹,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寄来的。同事们都好奇地嚷嚷着,要老孔当场打开看看到底是什么宝贝,原来是一本本厚厚的新书。老孔淡淡地说,这是自己这几年利用业余时间写的,发表在各种报刊的小说、散文,出版社主动约稿便结集出了一本小书。随后,老孔毕恭毕敬地在这本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一一分发给诸位,并请大家多多雅正。同事们急急地翻开书来看,一股好闻的油墨香便慢慢地弥散开来。

  这是一本当年很畅销的书,有好几位爱好文学的同事早从书店买来读过了。他们原先都不知道这是老孔写的书,因为老孔发表的文章和出版的书,用的都是笔名;老孔自己也从没有提起过这些事。内行的人忽然想起来说,原来老孔收到的各式各样厚厚的邮件,都是刊登了他大作的样书(样报)啊!老孔的名气在县城一下子大了起来。

  不久,老孔收到了一本中国作家协会颁发的会员证,证书上清清楚楚地印着老孔的真姓实名。不过,同事们不知道的是,二十多年前,老孔还是“小孔”的时候已是省作协会员了,只是后来当了领导后就很少有时间写作了。

  老孔请同事们吃了一顿大餐,满满的三大桌,说是写文章、出书得了一些稿费,与“四风”无关。酒量据说很大又几乎不喝酒的老孔这次喝高了,老孔是真的高兴。

  此后的晚上和节假日里,老孔办公室里噼噼啪啪的翻书声和打字声响得更起劲了。

责任编辑:林化 

相关内容
广告联系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投诉建议
浙江工人日报网版权所有 ©c2008 浙ICP备05017986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9466号
浙江省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中心投诉电话:0571-88901234  手机短信:18806501498  传真电话:0571-85175125  邮箱:zjsjx@zjnc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