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新办[2010]32号
浙江工人日报社 主办
沟通热线:0571-88851111
电子信箱:zjgrxw@163.com
采访中心:0571-81110583
报纸编辑部:0571-81916093
事业发展部:0571-89937119
首 页 | 工 会 | 企 业 | 人 物 | 维 权 | 纪 实 | 工 论 | 人 文 | 视 觉
您现在的位置: 浙江工人日报网  >   正文

80岁“老娘舅”余秋豪愿做一生的调解员


2018年9月5日 11:15   来源:浙江工人日报
 

  通讯员周静莉记者胡翀报道 日前,在金华市金东区赤松乡西余村文化礼堂里,余秋豪带着他的新书——《一生的调解员》在这里举行发书仪式。

  从事调解工作54年,调解纠纷千余起。“有需要,我还要继续干下去。”已是80岁高龄的余秋豪愿做一生的“老娘舅”。半个多世纪,从风华正茂到耄耋之年,是什么支撑着他,让他如此执着?

  调解工作是生活的一部分

  在西余村,村民都喜欢叫余秋豪为“余老师”。不仅因为余秋豪退休之前是名副其实的老师,更是出于对他的尊重。

  从1964年义务从事人民调解工作至今,余秋豪已在调解员的岗位上干了54年。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光,他一边教书一边做“老娘舅”,调解了上千起纠纷。

  当年年纪轻轻的小伙子怎会想到去当“老娘舅”?按余秋豪的说法是,从学校毕业回到家乡后,常听见左邻右舍吵吵闹闹,有的甚至发展到打架斗殴,便想着要是有个“和事佬”从中及时化解,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该多好!有了这个念头,自己便留意村上的事。当时,村里有3户人家因“过界”时常争吵。1964年,刚担任村团支部书记的余秋豪在开干部会时得知这一情况,便提出由自己出面协调解决。他一面设身处地替对方着想,不厌其烦地做思想工作,一面想办法堵门装梯,将房屋分隔开来,成功解决了困扰5年的争端,3户人家喜笑颜开。

  “老娘舅”余秋豪就此走上调解之路,那一年他才25岁。

  荣誉证书饱含着老人的心血

  “优秀调解干部”“二十年以上人民调解老干部荣誉称号”……一摞摞省、市、县、乡级的证书,被余秋豪视如珍宝,因为这里饱含着他的心血,是人民对他的肯定、尊重与信任。

  叶女士与余秋豪同村,在城里做家政多年,在一次往返途中被汽车追尾,受了重伤,痊愈后走法律程序解决。叶女士委托了律师,律师帮她起诉到法院。临近开庭,叶女士却找到余秋豪:“余老师,法院开庭的时候,帮我去听听,看法院怎么个解决法?虽然我请了律师,但还是觉得不心安。”

  开庭的那天,余秋豪如约和叶女士家人到法院去旁听。这一“听”,不想还真“听”出了名堂。“怎么相差3天?”余秋豪仔细地看着律师诉状中的赔偿金额,提出质疑,当场一五一十地算起来。在场的人一对,还真的少算了3天时间。这3天,就是1791元,对于一个条件不好的家庭来说,不是个小数目。“余老师,我们还好叫你来,否则要吃亏了。”事后叶女士感激不尽。

  本村的村民有事要解决,想到的是余秋豪,周边村的村民因为余秋豪名声在外,也会找上门。几十年下来,余秋豪成为了村民们心目中真正的“和事佬”。

  纸张泛黄调解员没有退休年限

  80岁的余秋豪精神矍铄,思路依然清晰。

  余秋豪搬出一个箱子,箱子里满满地装着一个个本子。“这是为了一只鸡,两家闹起来的;这是订婚又悔婚的;这是打伤了人赔偿药费的……”翻阅着一本本资料,余秋豪说,多年来,许多典型案例他都有记录,一方面方便日后查找,一方面顺便总结经验。

  调解工作条例、交通事故人身伤害赔偿计算标准、遗产纠纷、老人遗嘱怎么写……在另一只箱子里,装的是剪贴的资料。泛黄的纸张,足以说明其年份久远。“这些都是他的宝贝,别人都不好动的。”老伴叶姣英知道余秋豪的脾气。

  在余秋豪看来,为了当好“老娘舅”,说话说得响,说得在理,自己就得有两下子,相关的法律知识要弄懂要弄透。这些年,他一有空就学习,虽然在外人看来,余秋豪调解的都是基层乡民间的小事、琐事、麻烦事,但在余秋豪的心目中,这些都是大事。更何况,乡民们都信任他,村里的领导班子也尊重他,尽管年事已高,他也愿意继续做好这个“老娘舅”,甘当“和事佬”。

责任编辑:林化 

相关内容
广告联系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投诉建议
浙江工人日报网版权所有 ©c2008 浙ICP备05017986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9466号
浙江省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中心投诉电话:0571-88901234  手机短信:18806501498  传真电话:0571-85175125  邮箱:zjsjx@zjnc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