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新办[2010]32号
浙江工人日报社 主办
沟通热线:0571-88851111
电子信箱:zjgrxw@163.com
采访中心:0571-81110583
报纸编辑部:0571-81916093
事业发展部:0571-89937119
首 页 | 工 会 | 企 业 | 人 物 | 维 权 | 纪 实 | 工 论 | 人 文 | 视 觉
您现在的位置: 浙江工人日报网  >   正文

老爸,陪你回家


2018年07月09日 09:04   来源:浙江工人日报   作者:艾璞
 

  故乡,游子心中魂牵梦绕挥不去的殿堂。

  老爸的故乡在福建省莆田市。1957年,他以优异成绩从故乡考入浙江大学无线电管理系,毕业后一直在浙江广电系统工作,是行业的首批高级工程师。他为广电事业殚精竭虑一辈子,还在学校兼职教书育人,是家乡人民的骄傲。

  2017年11月5日,老爸在杭州因病去世。次日火化后,我们开车带着他的骨灰到他之前求学的浙江大学玉泉校区里转了一圈。第三日,我们按照他生前愿望,全家护送他魂归故里。下车后,我和弟弟先后喊着:“老爸,我们回家了!”那一瞬,我泪流满面。

  老爸一直是我崇拜的对象,印象中他学识渊博,似乎从来问不倒。家乡流传着老爸求学的几个故事,被传得神乎其神,其实都是付出汗水的结果。

  老爸和他的哥哥差2岁,哥哥8岁读书,老爸没了玩伴,也跟着去。老爸没有课本,静坐最后一排听,老师看小朋友入眼,也默许了。到了期中考,老师就顺手给他一份考卷做,谁知老爸考了第一名!老师上门动员我奶奶,结果兄弟俩成了同班同学。从此哥俩互帮互助,在国家级、省级的各种竞赛中连连获奖,成为学校的传奇。如今,我的侄儿公派留学英国帝国大学回国,现正在浙江大学就读博士,算是陈氏家族读书传奇的延续吧!

  我从小体弱多病,老爸鼓励我加强锻炼,而他本人更是身体力行,冬天洗冷水澡一直持续到70岁。还记得上初中时,我生了一种莫名的皮肤病,时好时发。老爸趁着秋天探亲回莆田的机会,借来自行车,带我到附近镇上的一老中医处就诊。那是一个叫三山的地方,要连过三个坡,上坡很陡,我在背后听到老爸粗重的喘息,忙说我自己走,被老爸拒绝了。下坡路滑,老爸小心翼翼地骑着,生怕我摔下。其实平日里老爸对我很严肃,难得露出这温馨一面,令我记忆深刻。

  上世纪80年代,我准备报考警校,大概由于太用功,视力大幅度下降,于是老爸每天中午陪我到医院打针治疗,记得当时都是老爸牵着我走。印象中,老爸的手又大又温暖。去年,老爸生病,我牵着他的手陪他慢慢走到附近医院里去挂吊瓶,握着他枯瘦的手,我心如刀割。

  刚参加工作,我所在派出所破获一起杀人案件,我在老爸的鼓励下,以此为素材写出平生第一篇文章。在老爸单位同事的辅导修改下,文章在浙江人民广播电台播出,当时整个分局都轰动了,我也成为了业余通讯员,从此慢慢走上写作之路。可以说,老爸是我的第一位导师。

  写作路上,得知我取得成绩或受到嘉奖立功表彰,老爸都不忘鼓励我再接再厉,用手中的笔,弘扬正能量。我出版的每本散文集和诗集,老爸则是当仁不让的第一读者,他还常常戴起老花眼镜帮我校对。

  护送老爸回故乡的当晚,我彻夜难眠,在寒夜里起身写就了一首《老爸,我们回家了》的诗歌。只是这首诗,老爸再也无法读到。

责任编辑:林化 

相关内容
广告联系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投诉建议
浙江工人日报网版权所有 ©c2008 浙ICP备05017986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9466号
浙江省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中心投诉电话:0571-88901234  手机短信:18806501498  传真电话:0571-85175125  邮箱:zjsjx@zjnc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