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新办[2010]32号
浙江工人日报社 主办
沟通热线:0571-88851111
电子信箱:zjgrxw@163.com
新闻中心:0571-88864192
专特刊中心:0571-88860470
经济信息中心:0571-89937119
首 页 | 工 会 | 企 业 | 人 物 | 维 权 | 纪 实 | 工 论 | 人 文 | 视 觉
您现在的位置: 浙江工人日报网  >   正文

一条鱼的告别


2018年07月02日 10:18   来源:浙江工人日报   作者:应红枫
 

  瑟缩了一个冬季,活泼了一个春天,夏至到了,案头的鱼缸里,那两条在去年秋天才花几元钱买来的小金鱼,显然已经增值了不少。

  和谐融洽地相处总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哪怕只是和那两条小小的金鱼。不知道是因为它看见我惊慌,或者是我看见它惊慌,或者是因为它的惊慌而感染了我,使我也感到了惊慌?在最初的那一段日子里,我们相互躲躲闪闪地适应着,我只是每周定期地给它喂食,绝不在它身边多留一秒钟。直到它和我相面对的时候,会婀娜地舞动起它那纱裙般的尾巴,径直地朝我摇摆过来,眼睛里水盈盈地充满了温柔的色泽。它咂吧着嘴巴向我索讨食物的时候,我便也更加读懂了这两条小金鱼原本就该有的可爱。

  除了适量喂食,定期给它换水也是必修的功课。喂食和换水,是一门实打实的技术活。刚开始养金鱼那一阵子,金鱼隔三差五莫名其妙地会死掉。后来在网上查阅了资料,也咨询了一些有养鱼经验的朋友,才知道养鱼是饿不死,但是会被喂死的。给鱼缸换水也有窍门,并不是换得越勤快越好,而且换水的时候,要给鱼缸里至少剩下三分之一左右的原水。而且鱼缸要适当光照,有利于鱼缸杀菌。于是每逢双休日,只要天气允许,我就会把鱼缸搬到阳台上,让它们享受一下明媚的阳光,同时也让我感受和分享它们在水中快乐地优哉游哉的舞蹈。

  上个周末,我早起前去问候和喂食的时候,却让我大吃一惊。我看见那条长尾巴的小金鱼一动不动地抬着头,尾鳍下垂,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两眼无神地看着我。而那条每天和它一起追逐嬉闹的小伙伴,此时正一个劲地用嘴推着它,顶着它,好像是要驱使它赶紧游动起来。我心里一紧,以往的经验告诉我,这条小金鱼快要不行了。昨天下午看它还是生龙活虎的样子,这才过一夜怎么就成这样了?让我难以接受。我伸出手去,想投给它一小颗鱼饵试探一下,它却仰着头向我慢慢靠近过来,和以往不同,看它样子一点没有去抢食饵料的意思,倒是满眼依依不舍地甩动尾巴向我游近,像是要告别的样子。另一条小金鱼,今天也没有理会我从手中落下来的鱼饵,竟一直在它伙伴的身边拼命地咂吧着嘴巴,好像要努力唤醒它,又像是和自己朝夕相处的伙伴作最后的吻别。

  我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场面,我被眼前这两条小金鱼临别的表情惊到了。我把这条即将临死的小金鱼捞了出来,养在另外一个盛清水的脸盆里,希望它只是缺氧,能够渡过这一次难关。而这一条小金鱼依然只是游近我,隔着水盆依偎在我身边,生怕我走远似的,偶尔动一下尾巴,像是和我做最后的招手。我往水里加注氧气,洒了几颗它最爱吃的小浮萍,除此之外,我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去挽救这条小生命。但是它终究没有再理会我丢下的食物。

  又过了约摸半个多小时,它的整个身子开始慢慢地漂浮起来,突然它一使劲,竟猛地朝水底钻下去,继而显得无力地又漂浮了上来……我知道这条小金鱼确实快不行了,看它靠近我身边依恋的样子,我明显感觉自己心里有难以言说的不舍和疼痛。我伸出双手,屏紧十指,把它从水盆里捧了出来,让它躺在了我的手心里游动。我希望它也能感知到我内心的依恋和不舍,希望它能奇迹般地活过来。

  但奇迹终究没有发生,这一条我养了半年多的小金鱼,和我作了最依恋的告别后,在我手心里不甘心地睁着眼睛沉沉地睡去了。

责任编辑:林化 

相关内容
广告联系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投诉建议
浙江工人日报网版权所有 ©c2008 浙ICP备05017986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9466号
浙江省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中心投诉电话:0571-88901234  手机短信:18806501498  传真电话:0571-85175125  邮箱:zjsjx@zjncws.com.cn